?
您好 ,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! 

“試吸”“二手煙”仍是監管空白 電子煙網上玩捉迷藏

來源:北京晚報編輯:保存2021-11-05 15:38:10
分享:
  “試吸”服務和“二手煙”仍是監管空白

  電子煙網上玩捉迷藏

  電子煙“線上禁售令”已滿兩年。近日,北京市成功查辦首起向未成年人電子煙案件,這也是新《未成年人保護法》實施以來針對違法電子煙開出的“首張罰單”。

  記者調查發現,如今線下電子煙售賣形式和概念翻新;線上售賣則是“捉迷藏”。

  線下

  “集合式”多了 推“減害”概念

  傍晚時分,東五環外長楹天街商場,多個電子煙品牌門店或攤點分設在不同樓層。正值下班就餐高峰期,不時有人走上前咨詢或者購買。

  “抽什么?我們是大牌優選,好多品牌的都有,您可以看看。”一名人員對顧客表示。記者看到,該攤點共有六個品牌的電子煙,并喊出“都是大品牌,價格都打折”。而現場售賣的商品中,主要是不同品牌的全套電子煙、不同口味的電子煙彈以及各類煙桿等,價格從幾十元到數百元不等。

  僅在該商場內,類似“集合式”的電子煙售賣處,至少就有3個。記者發現,與幾年前各電子煙品牌紛紛獨立開設專門店或專營店相比,如今似乎更流行多個品牌搭售的“一站式”“集合式”門店。業內人士介紹說,與專營店相比,這樣的電子煙店,顧客可選擇的產品空間更大,盈利點也更豐富。

  除了“一站式集合”售煙店增多之外,也出現了電子煙自動售賣機,甚至直接開進游戲廳。在合生匯商場一家游戲廳,某品牌電子煙的自動售貨機就擺在前臺處,購買需掃碼驗證身份。而售貨機旁,不時有家長帶著孩子走過。“還是有點擔心,孩子會好奇這是什么。”一名家長說。

  從專營店到“一站式”“集合站”以及自動售賣柜的變化背后,是電子煙市場規模和消費的增長。有數據顯示,2018年我國電子煙行業市場規模為62.1億元,2019年為78.6億元,2020年這個數字攀升為83.8億元,預計2021年將達到100.6億元。

  市場規模和消費增長的同時,電子煙行業的一些概念也在發生轉變。幾年前,一些電子煙品牌在面世時,打著的多是“時尚”“健康”“戒煙”等噱頭。而記者走訪發現,如今的電子煙,似乎更強調產品功能和使用者的體驗感。諸如“減害”“解癮”“提神”“草本放心”等概念陸續出現。

  “全新一代減害電子霧化器”,某品牌電子煙在展臺上如此宣傳,并突出表示“真正改變,本該如此。”而在合生匯商場,一款電子煙的廣告標語中,映入眼簾的是偌大的“草本霧化液,抽著更放心”,并用圖示強調該品牌電子煙的“順喉力”。

  “不論電子煙的概念或者噱頭怎樣,我們認為它本質上是有害的,有的標準可能并不比傳統紙煙更小。”北京市控煙協會會長張建樞表示,盡管不少電子煙的焦油確實數值為“0”,但絕大部分含尼古丁。此外,在相關部門機構的抽樣檢測中,也發現電子煙含有丙二醇、丙三醇、一些特殊香氣添加劑,甚至有重金屬成分。“傳統的添加劑是經過人體消化系統過濾,危害相對小一點。但電子煙是直接吸入肺部的,危害更大。”

  線上

  “戒煙網”賣煙 購買捉迷藏

  電子煙的危害和對未成年人的影響,早已引起相關部門注意。2019年10月30日,《關于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》正式發布,電子煙“線上禁售令”實施。記者發現,兩年時間過去,各主流電商平臺已很難找到電子煙售賣,但網售電子煙依舊隱形存在,購買交易需要在不同平臺跳轉,像是“捉迷藏”。

  在一家二手商品平臺,輸入“電子煙”關鍵字,首先彈出“綠網計劃”的電子煙警示頁面。然而,在頁面下方的“推薦你可能喜歡的商品”中,不時有一些“各品牌電子煙保護套”的賣家。記者隨機給一位售賣“電子煙保護套”的商家留言,商家自動回復“看庫存微信號××××。而添加商家微信號后,可以看到其朋友圈圖文展示在售賣多個品牌的電子煙。而朋友圈的簽名內容為,“主營各品牌小煙。只做正品,招代理。”

  記者聯系上該賣家,詢問有無電子煙售賣。“我這主要是某刻1代和5代。5代的話,單桿150元,煙彈69元一盒3顆。”該名賣家表示,自己售出的電子煙,都是全新正品,購買需單獨付6元郵費,3盒包郵。選擇好了就可以購買,“微信或支付寶付款都可以。”

  除了平臺間的“跳轉”購買,有的互聯網平臺更是掛羊頭賣狗肉。一個名為“戒煙網”的網站中,包含電子煙、香煙品牌、購物評測等欄目。而點擊電子煙欄目,頁面隨即跳轉出多個網頁內容,隨意點擊頁面頂端的資訊,“一手廠家供貨電子煙,悅刻、綠蘿……各種品牌價格實惠”的廣告,就出現在眼前。不僅如此,該廣告還表示“加微信還有機會獲取免費體驗”,并留下手機號和微信號。

  另一家名為“玩煙網”的網站,介紹中宣稱創辦于2016年,愿景是“推廣和普及電子煙”,在網站頂端的內容更是直白——三年實力賣家,正品保證。微信號××××。

  記者按照“戒煙網”上預留的信息添加賬號后,微信名叫“××蒸汽”的賣家很快詢問“有什么需要的?”他表示,自己主要售賣悅刻、魔笛、綠蘿等電子煙,“假一賠十,實體店發貨”。而在其朋友圈中,也是各類品牌和型號的電子煙。僅11月3日一天時間,該賣家就在朋友圈總共發布了30多條不同電子煙庫存的廣告內容。“我給實體店供貨,你想要什么類型和價位的,我都可以推薦。”

  尷尬

  商區二手煙 執法仍挺難

  “看看,喜歡什么口味兒的,可以試吸。”采訪中記者發現,為了招攬顧客,不少電子煙售賣者會推出“試吸”服務。一旦有人想要嘗試,店主就會拿出一個全新一次性橡膠煙嘴,套在電子煙上,而后顧客摘下口罩,深吸一口,細細品嘗……

  對此,有市民表達了擔憂。“現在正值新冠疫情期間,摘下口罩‘試吸’不僅不安全,也不符合商場的防疫規定。”正在逛街的羅女士說。本來,不少電子煙商店就是開在商場內部,屬于室內公共場所,在這樣的情況下推廣“試吸”電子煙,恐怕也不妥當。

  更大的尷尬,則是由電子煙伴隨而來的“二手煙”問題。記者在多個商場內部和周邊采訪時,均發現有個別市民不分場合,在大庭廣眾之下吸食電子煙。合生匯商場B1層,一對情侶邊走邊笑,男生不時拿起胸前掛著的電子煙吸食,而后一團白色煙霧從嘴邊飄起。在朝陽大悅城和長楹天街商場,也有類似情況出現。“雖然電子煙好聞一些,但也有害吧?跟在他們屁股后面,無形中也成了‘二手煙’受害者了。”羅女士表示。

  記者采訪發現,不論是電子煙商家“試吸”服務還是電子煙“二手煙”問題,目前都面臨著執法和查處上的尷尬。有商場工作人員表示,他們并沒有執法權,平時能做的就是廣播提示和盡量勸阻。而在專業人士看來,“試吸”也好,電子煙“二手煙”也罷,許多時候就是一瞬間發生的事,更面臨著取證和固定證據方面的難度。

  專門的控煙協會工作人員,同樣受困于此。“有時候我們要查處,人家會說你拿出法律和文件來,哪里有寫著不讓抽電子煙的?”北京市控煙協會會長張建樞介紹說,每當遇到這樣的情況,就會顯得很被動。“目前我們在公共場所控制吸食電子煙方面,是落后于上位法的。建議盡快將電子煙的相關問題,納入《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》當中。這樣我們就能有法可依,保護好市民尤其是未成年人的權益。”

  張建樞建議,未來電子煙的生產、和廣告等事宜,均應有更細更明確的限制。“一是,不論線上線下,均不允許向未成年人,否則就要重罰;第二,電子煙不允許在公共場所吸食,避免大家遭受‘二手煙’危害;第三,由質檢相關部門負責管理,推動電子煙質量規范化生產,對成分和含量明確限定。” 本報記者 李松林

相關文章

地址:河北省邯鄲市人民路新時代商務大廈10樓 客服熱線:0310-3181999
邯鄲之窗  www.negocioextraonline.com  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

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61號 冀ICP備12015509號-8

7723日本电影免费观看完整版,4399影视日本在线观看免费